驽马

【路楚】

Out Of Character especially 楚子航

【出欧】我想你了

致亲爱的欧尔麦特:
你还好吗?我想你了。
我回到了那座山峰。
还记得吗?那是你退休后我拥有空闲的一个日子。你带我来此爬山。我跟在你身后,看着你的背影,只要再给我几年,我就能比你高了。就像我小时候对你的憧憬与仰慕一样,我只能看着你的背影,我却追不上你。电脑里我千千万万遍看着你的录像。我知道,没有什么是值得担心的,因为你来了。你就在我前面,留给我一个沉默的背影。我难以抑制的向前,揽住了你,一样的沉默不语。你给了我一个落在额上的吻和满眼温柔的笑意,我会溺死在这辽阔温润的莹蓝色深海里。然后我剥下了你鼓鼓囊囊的背包,把自己挂在你身上,你就这样带着一个大型挂机继续上山。我随手剥了一颗糖,塞在了自己嘴里,你不得不暂时停下脚步,因为我吻上了你。我不记得糖的滋味了,我只记得你刹那间通红的脸颊和僵直的表情,还有,满腔温暖炽热的阳光的味道。
我们来到了山顶,我擦去你脸上的薄汗,打开野餐的地毯,我们席地而坐。因为我一路上的歪腻,害我们错过了时间,太阳已经出来一半了,不过我没关系,我的太阳就在身边,你用早安吻来唤醒我,来观看你的每一次日出。
你打开了你的背包,鼓鼓囊囊的,居然全是零食。你在底部找到了野餐盒,就像我还在雄英一样,野餐盒上居然还是那些白色的小兔子,干瘦的你还想那时一样,问我,绿谷少年,一起吃吧?莹蓝色的眸子里全是我。
我想你了,你什么时候回来?
回来后,我很忙,不过每天都和你在一起,让我从未累过。我们约定了下一次的登山日期,我买了同款的野餐盒,还有你喜欢的甜点,它们会给你一个惊喜。
你还没有回来。我找不到你。我接到电话,是御茶子打来的,她泣不成声,我从她断断续续的声线中明白了她让我去医院。我看到了一摊模糊的不成人形的血肉。欧尔麦特呢?我询问着他们,他呢?他呢?他呢?只有抽噎的哭泣声。爆豪胜己给了我一拳,他还带了点哭腔,他指着血肉吼着告诉我你就在这里。这不是你啊。你去哪里了?我又一次询问。他们拉住了要再给我一拳的胜己,对我说,在你出去买新出的甜品时,遇见了一个残暴的敌人,哭泣的三个孩子将要被他虐死,英雄还未赶到,没有人敢救他们。但是你挺身而出,救下了他们。但你已经没有个性了啊。英雄来到时,你已经离开了。敌人的个性和all for one很像,以至于赶来的英雄被他嚣张的重伤,他大笑着离开。欧尔麦特去哪了?什么时候回来?我向他们又一次询问。这次,没有人回答我了。
你离开了好久啊,我很想你,你什么时候回来?怎么都不来看看我?我找不到你了。
我从你救下的三个孩子中找到了继承人,他悟性很高,像你一样。但他没有你一样莹蓝色的眼睛,没有金黄色的发丝,他不是我的太阳。
我好想你啊,欧尔麦特。
我在午夜惊醒时,你还没有回来,你还没有来找我,我在满是你的屋子里放声大哭,你也不来安慰我。我真的想你了啊。
敌人像当初袭击我们一样再次袭击了雄英,但这次只有他一个人,那个把太阳从我的世界夺离的家伙。我赶到时,发现那个孩子就像你一样,他推开了同伴,使自己被抓住,他已经是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少年了,但他还不够强大。不过这次,我没有迟到。敌人确实很厉害,我花了一条手臂才把他救出来。还有一个!他目眦欲裂。我救下了那个女孩,不过我像你一样,肚子上被开了个洞。他确实很厉害,或许有肌肉强化还加上了一些别的什么。他拔地而起,遮住我的太阳,又一次。我控制不住自己,我目眦尽裂,我拼尽全力。他把我的另一条手臂也撕裂了下来,打碎了我两颗牙,弄断了我的一条腿,只剩皮肉相连。我死死咬住他的咽喉,尝到了令人作呕的血腥味。我终于咬断了它,使它的主人首劲相离。他终于倒下,我没力气离开了,他砸在我的身上,我的头砸在地上,嘭的一声,我失去了意识。所幸除了我,没有人员伤亡,我保护好了你用命救下的人。希望我没有使你失望。
我又来到这座山峰,你站在悬崖边上,莹蓝色的眸子里盈满了忧伤,你说,不要过来,你叫我回去。我好想你啊,欧尔麦特。我知道的,你没有离开。我想要一个拥抱,你只是摇头,你向后退去,让我看到,你浮在半空,你叫我回去,阴沉沉的山峰上,没有一丝阳光。
欧尔麦特,我好想你啊。我累了,没有你的日子,我支撑不下去了。你一直宠溺着我,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,我只是,太想你了。我来找你了,欧尔麦特。
在我抱上你的一瞬间,我看到了冉冉升起的朝阳,这次我们没再错过了。
我们紧紧相拥,我在你的耳边呢喃
“我想你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你的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绿谷出久

【出欧】吻
新人党费
ooc
是车
可能还会被屏蔽